联系我们
  1. 客服热线:
    400-0531-701
  2. 联系地址:
    济南市华阳路67-1留学人员创业园高新商务港2号楼1单元5层

数字人民币对地铁App的影响分析

发布时间:2021/06/22

数字人民币是由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,具有法偿性。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,明确提出要“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”。目前,数字人民币正在深圳、苏州、成都、上海、海南、长沙、西安等城市开展试点应用。本文以城市轨道交通应用场景为例,探讨数字人民币对地铁App带来的影响,并对地铁App及互联网支付应用提出建议。

一、背景

根据AFC专委会调查统计,截至2020年底,我国内地已有39个城市开通轨道交通(不含单独有轨电车城市),运营线路里程累计达7913公里。以互联网支付技术应用为契机,各城市地铁公司均已开发上线地铁官方App,实现了互联网购票、补票及扫码过闸功能。

地铁互联网支付技术的应用,推动了实体现金、票卡的数字化进程。也为数字人民币的推广使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二、数字人民币对地铁App的利好

1、实现形式简单

“数字人民币”App可以通过子钱包推送的形式,作为支付渠道接入地铁App。例如“青岛地铁”App等。

乘客在使用地铁App进行过闸乘车时,可以选择数字人民币实现先乘后付和免密支付。使用体验上,可以把数字人民币子钱包理解成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。不过数字人民币有央行信用背书,在可靠性、安全性上更加有保障。

2、接入费用可观

据某内部人士透露,各家银行的数字人民币子钱包若要接入某城市地铁官方App,均需要向该地铁App管理方缴纳逾400万的接入费。换言之,如要将6大行的数字人民币子钱包全部接入1个地铁官方App,单是接入费来算,地铁App就可坐收逾2400万元。目前各大行对于数字人民币的推广热情空前高涨,对于地铁App来说,绝对是重大利好。

三、数字人民币对地铁App的挑战

1、地铁App无法获取乘客个人信息

地铁App大部分商业活动的推广、营销乃至获利,都是在充分收集和分析乘客个人实名信息和使用数据的基础上。在与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过程中,乘客的个人信息在各平台之间通常是共享的。

但是,数字人民币子钱包推送给其他平台时,其他平台是不掌握用户个人信息的,也就是所谓的数字人民币“可控匿名性”。

地铁App无法存留乘客信息,很多基于此开展的业务也就会相应受阻。

2、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或可直接过闸

数字人民币的钱包形态包括软件钱包和硬件钱包。其中,软件钱包主要以App形式存在;硬件钱包包括基于SE安全芯片的手机、基于NFC-SIM卡形式的手机硬件钱包以及具备NFC功能的可穿戴设备等。

据了解,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可以实现“双核硬钱包”方案:同时包含数字人民币钱包和行业钱包。其中,行业钱包主要是为不同行业的使用预留,以减少行业受理端的软硬件工作量。

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直接刷闸应用还有以下优点:

(1)可实现双离线支付

数字人民币一个很大的亮点就是可实现双离线支付。这也是实物现金的特点之一。

众所周知,地铁自动售检票系统是基于离线支付技术设计的。虽然互联网已普及,但是各城市地铁在运营过程中,时有发生地铁App断网无法应用的情况。使用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直接刷闸的话,则完全不用担心断网的情况。

(2)可实现全国互联互通

数字人民币的定位是M0,是实物现金的替代。现金具有普适性和通用性,决定了同一个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可以在全国通用。因此,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或可实现全国城市轨道交通的互联互通。

因此,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或可直接在地铁自动售检票系统中刷闸应用,这样一来也就跳过了地铁App扫码这一环节。

四、对于地铁App及地铁互联网支付的建议

1、重新定位,聚焦乘客出行服务

地铁作为城市公共交通出行服务提供商,一切均应从服务乘客的角度出发。地铁官方App作为地铁公司对外服务的一个窗口,以服务内容为主,提供扫码过闸、刷脸过闸、扫码购票等互联网支付功能,以及提供列车到站、乘客拾遗、列车拥挤度等地铁服务相关信息。至于其他商业营销等内容,理应能省则省;聚焦乘客服务这一主业,而不是一味地追本逐利。

重新梳理确定了地铁App的乘客服务定位之后,再不断深挖和完善出行服务,例如实现地铁公交换乘优惠、特殊乘客乘车优惠、特殊节假日优惠等项目。把本职的事情做得更专业一些,以自身独有的优势来吸引乘客下载和使用。

2、打破垄断,开放扫码过闸入口

扫码过闸入口是否开放,对于二维码电子票的使用占比有很大影响。

其实这一点也不难理解,如果微信、支付宝、云闪付的小程序乘车码可以过闸坐地铁的话,地铁互联网支付系统的利用率将会有极大提升。对于很多花费了几千万建平台、改设备的城市地铁来说,努力提升二维码电子票的过闸使用量才是根本目标。

3、因地制宜,逐步引入数字人民币

(1)在数字人民币过闸方面,虽然可以考虑硬件钱包的行业钱包,但是对于地铁自动售检票系统来说,增加新票种仍然需要进行相应的软件改造。对于不同线路体量的地铁公司来说,这项改造的难度也不尽相同。比如上海、广州等线路众多的地铁公司,改造难度就会很大;而开通线路较少的城市地铁,改造难度相应较小;有些新建地铁城市,甚至可以在建设初期就考虑上线该功能。

(2)在数字人民币购票方面,各城市地铁也需要根据实际的购票情况进行分析,以决定是否引入数字人民币,以及引入的时机。

根据AFC专委会调查统计,2020年内地39个开通轨道线路城市中有23个城市扫码购票比例超过50%,济南、广州、佛山、上海、郑州、武汉、青岛、温州、天津、厦门等城市地铁更是超过80%。从乘客使用习惯上来考虑,这些城市可以考虑先行试点上线“数字人民币”App的购票功能。

  • 官方微信